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English - Pусский 今天是2013年8月5日 星期一

成员国

首页 > 

成员国

塔吉克斯坦

2017-01-06  来源: 中国-上海合作组织环境保护合作中心

一、国家概况

塔吉克斯坦是中亚地区东南部的内陆国,境内多山,自然环境较差,是中亚国土面积最小的国家。塔产业结构单一,工业基础薄弱,通信、电力、运输不便,国内物资缺乏,是独联体国家中经济基础最薄弱的国家。塔国经济对铝和棉花的依赖较大,二者占GDP总值的比重2011年约70%。居民收入水平低,粮食安全风险较大,能源危机、水资源危机、对外联系危机等问题混杂交织。能源短缺是塔国经济发展和吸引外资的最大障碍,也是影响塔与乌兹别克斯坦关系最直接原因。凭借其境内丰富的淡水资源,塔主张建立相互合作机制,指望向中亚地区其他国家提供农业灌溉用水和其他用途水源时获取经济利益和其他利益,希望引起国际社会对其水资源问题的关注,达到吸引外资建设水电站,修复农用水利设施和居民清洁饮用水供给设施的目的。

塔当前反恐和毒品问题比较严重,但总体上政局基本稳定,总统控局能力较强,塔国人民都比较珍惜现在的和平生活,对当前国家制度表现出一定的政治认同,利于维护稳定的政治局面。对外关系上,对俄罗斯依赖大,重视同伊朗和阿富汗的关系,近年对美国、中国等大国的借重日益增加。

二、环境概况

塔吉克斯坦是中亚地区水资源丰富的上游国家,境内降雨丰富,水资源约占中亚地区水资源的60%以上,水资源人均拥有量居世界第一位,跨界水资源利用和开发主要集中在农业领域和水电工程领域。塔国水资源浪费严重,农田水利灌溉设备陈旧落后,种植以高耗水植物棉花、水稻为主,存在大水漫灌现象。受工业污染、采矿以及城市生活污染,塔国水源污染严重,存在严重的水质型缺水,城乡居民卫生饮用水问题长期未得到解决。

塔吉克斯坦的空气污染源主要来自采矿、冶金、化工以及汽车尾气污染等,其中最大的工业污染源塔吉克铝厂每年向大气排入2.22.3t的污染物,包括200t以上严重危害环境和人体健康的氟化氢,给邻国乌兹别克斯坦造成生态灾难,已引起乌国的强烈反对。

塔吉克斯坦缺少垃圾处理场和垃圾填埋场,随着人口的增加,城市垃圾和工业废弃垃圾越来越影响到塔国的生态安全。塔土地受农业和采矿废物污染较为严重,尤其是部分地区铀矿的开采对土壤污染十分严重,塔现有多个放射性废料堆放场所,但由于资金和技术有限,防护设施尚不完善,核辐射对周边居民的健康造成了严重的威胁。

塔吉克斯坦是高山国家,相比中亚其他几国,荒漠所占面积相对较少,而山地生态系统的退化是塔面临的最为严峻的生态难题。塔生态环境退化主要分布在靠近乌兹别克斯坦的西南部,东南部以及西北部的河谷区域。近年来,由于浪费和污染水资源,盐碱化以及过度砍伐放牧等原因,塔吉克斯坦境内生物多样性出现锐减,荒漠化程度不断加剧,植被生长退化的总面积呈现持续增加的态势

三、环境管理

塔吉克斯坦国家农业与自然保护部是其主要的环境机构,作为国家中央行政机关,农业与自然保护部的职责包括负责农业政策的制定、环境的保护、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林业资源和水文气象的勘测等任务。由国土整治与水资源部、农业部、国会土地管理委员会等国家相关部委和五个监察员组成的国务委员会在环境问题上有一套严密的控制体系。每一级议会和政府中都有相应的监察员。监察员向各级议会负责,可以独立的执行相关法律赋予的职责,每个领域的监察员都有权对该领域的违法现象进行监管。

塔吉克斯坦在环境保护和相关事务上,已有一套相对完备的政策法律体系和执法程序,用以解决具体的环境问题和各类自然资源问题,颁布于1993年的自然保护法是塔环境保护法律框架的核心。但是,塔吉克斯坦有关环境保护政策法律体系是沿用前苏联时期的,虽然经过逐步调整和补充,还存在很多与现存的问题不相适应的地方。近年来,由于大量国外的技术援助和国际合作,包括已经加入的一些联合国公约和区域条约,塔吉克斯坦的环境政策法律系正走向统一和规范。

塔国制定了国家环境保护教育计划(19962000年、20002010年)、国家环境规划(19982008年)、减少贫困人口的国家战略(2002年)、保护和可持续利用生物多样性的战略和行动计划(2003年)、国家可持续发展战略(2007年)等有关环境保护与管理方面的文件,由国家的各个机构共同负责实现和落实上述环境管理的国家举措。

四、环保国际合作

在环境保护国际合作方面,塔吉克斯坦积极寻求区域外力量的参与。1996年在北京签订了中塔两国政府间环保合作协定,表示要加强两国间在环境保护领域的合作,在交换信息,技术交流与联合研究,协调在全球环境领域的立场等方面开展合作。该协定签署后中塔双方又在两国发展睦邻友好合作关系的联合声明中数次提及环保合作的内容,但是两国具体的环保合作活动目前还开展不多。

此外,塔与其他中亚四国为保护咸海、阿姆河和锡尔河跨境水资源,签订了一系列协议和宣言;与国际组织的合作主要集中在处理水危机方面的合作;并就跨国水利用问题与俄罗斯、阿富汗等国开展合作;在环境政策制定和技术工程方面与美国进行合作;在灌溉技术方面与以色列合作;并积极争取亚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欧盟等国际组织在技术、财政援助、地区立法、解决水争端等方面的支持和协调。

分享到: